兔大宝

我是可爱的小姑娘~你是可爱~

【叶喻】浪费①

✔原著向
✔私设无敌多
✔极度ooc
✔时间线我猜的(°ー°〃)
✔文笔渣


第二赛季G市,嘉世对战蓝雨。

叶修轻车熟路的找到吸烟区,果不其然看见同样叼着烟吞云吐雾的蓝雨队长。

虽说是夺冠之仇不共戴天,但两人志(chou)趣(wei)相投,又同是烟鬼,私交倒还不错。

比赛尚未开始,魏琛却颇有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叶修点着了手里的烟,懒懒的倚在墙上问:“这么高兴啊,网游里那个话唠小子捞到手了?”

刚说完就见代表了蓝雨风格的队长贼贼的笑,“当然!也不看看魏大爷是什么人!那小鬼还不是被我的英俊潇洒风骚操作迷得死去活来甘拜下风自报家门哭着求我收他入蓝雨,嘿嘿!”

叶修翻了个白眼,“怕是见识了你的请君入瓦想要近距离指导一下什么叫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吧。”

“滚滚滚!不就是说错个字吗,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你看着,今天这场比赛就叫你这斗神先失个手~”说完掐灭了烟得意洋洋的转头回到比赛席。

叶修瞥了眼那张笑的张狂的脸,也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唇边是自信的微笑,眼底是耀眼的光。

常规赛第5轮,蓝雨输的凄凄惨惨。

个人赛拿到二分,擂台赛也领先一个人头。

正当是气势如虹,就见嘉世第三人刷卡进图。

一叶之秋手持战矛威风凛凛,满是枫叶的地图里,身后是骄阳如火,肩头是枫叶蹁跹。单是站在那里便是雷霆万钧,以一当十的气势势如破竹的冲破了蓝雨所有的优势。

团队赛更是在配合默契的队友的协助下,一杆却邪撕裂防御直接抢杀蓝雨核心术士索克萨尔。

喻文州看着电视直播里势不可挡的战斗法师带着他的战友们一往无前,默默在笔记本上新添了一道重复了许多遍的名字。

叶秋。
一叶之秋。

这个人,真的有被打败的可能吗。

我又可不可以像他一样,站在荣耀的战场上,打败他。

叶修站在门边等着里面的蓝雨队员开完记者招待会。魏琛打开门,原本因为比赛失利略有些严肃的脸色见了眼前的人一扫而空,又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流氓样儿招呼着,“走走带你去见识一下我们大蓝雨联盟第一美味的食堂!保证比你们嘉世的泡面好吃一百倍!诶,先说好了啊,到时候被馋的想转会我可不答应啊!不过你要是愿意下次比赛给我虐一顿也不是不能考虑……”

叶修:“……做什么梦呢你,上周去和张佳乐吃毒蘑菇出来后遗症了吗?”

俩人一边互怼一边哥俩好一样勾肩搭背的走出通道,留下刚刚出来的嘉世和蓝雨队员面面相觑。

吴雪峰轻咳了一声:“那个,其实嘉世并不是只有泡面。”
两边队员笑成一团。

叶修吃过了闻名联盟的第一食堂,和魏琛招呼了一声出去门口的超市买烟。

第一赛季的冠军即便在蓝雨的地盘也有许多粉丝存在,幸而叶修从没露面,此刻大摇大摆的走进人来人往的超市省去了许多麻烦。

找到习惯抽的烟转身去结账,百无聊赖的视线落在前面一个少年的手上。手指纤细又骨节分明,肤色白皙,看得出来是有好好保养过的。

像是个钢琴家的手。

叶修低头看了眼自己,嗯,一看就是个打游戏的手。

再抬头前面的少年已经离开,收银员正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

顺手给魏琛也带了包烟的叶修回到蓝雨,然后迷路了……

左转右转的自以为找到了训练室,进去却发现都是半大的少年。

叶修挠了挠头正要出去,就看见才见了不久的少年刚巧转过身来。

浸了水般的眸子直直望过来,清冷里带了点疑惑,却也没有说什么只点了点头,之后便抱着杯子绕过叶修走出门去。

擦肩而过的时候叶修莫名回想起了了少年的眼睛。

愣神片刻飞快的反应过来,追出去一把拉过少年的衣袖,笑的牙不见眼的问道:“你们队长在哪?”

喻文州低头看了眼抓住自己袖口的手,好看的不行。

便也笑弯了眉眼,“前辈,我目前只是训练营的成员。”

叶修挑了挑眉,心里却是想着,这孩子笑起来真好看,声音也像眼睛一样,听起来就熨帖舒适。

不过目前只是训练营的成员这话,抬眼看向少年,弯成月牙儿形状的眼睛里满是温和,细看又带了自信的光。

点了点头刚要说什么就被人打断。

“老叶你跑我们训练营来干嘛!盗取战队机密我可要报警啦!”

叶修转身朝来人露了个懒散的笑脸,“这不是迫不及待过来看看你们蓝雨好少年吗。”

魏琛朝喻文州打了个招呼,一把拉过叶修站在门口咧开嘴笑,“嘿嘿,来来来,小朋友们,介绍一下,嘉世战队队长,叶秋!”

喻文州站在他们身后怔怔的看着,训练室里少年们闹哄哄的声音丝毫不曾影响到他,眼里心里都是那人刚刚温和懒散的模样。

原来斗神,也是普通人。

说是普通,又不普通。

他看着刚刚还被少年们闹着要签名要切磋要合照的男人,才一坐下随手摸到张账号卡插卡登录,眼底便泛起了微弱的光。

还是一副懒散的样子,甚至还叼着根烟,但是喻文州知道,他不一样了。

接触到荣耀的叶秋才是真正的斗神。

或者说,斗神只活在叶秋的荣耀里。

后来的许多年,黄少天问喻文州为什么会这么死心塌地的喜欢叶秋,喻文州依稀想起第一次遇见斗神的模样。

“因为他会发光啊。”

喻文州回过神来的时候,叶修已经打过了训练营里一半的少年,黄少天正坐在对面嚷嚷着要打败斗神振兴蓝雨。

叶修抬眼瞥了眼魏琛,并不理会还在滔滔不绝的话唠小子,邪魅(划掉)懒散的笑道:“行啊老魏,这小孩儿才过来多久就知道振兴蓝雨了?洗脑有一套啊!”

“滚滚滚,这是我们蓝雨的魅力!你个脸都不敢露的人就羡慕去吧!”

“哦?冠军的魅力了解一下?”

“……”

冠军队了不起啊!

喻文州看着两位前辈斗嘴轻笑出声,叶修不经意的一偏头就看见少年清清朗朗的笑。

什么嘲讽什么互怼,满脑子只剩下一句,这小孩笑起来太好看了吧……

喻文州对上男人的视线,微微眯起的眼睛里蒙上一层模糊的光。

【叶喻】浪费·序

√原著向
√超级无敌巨无霸私设+ooc
√文笔渣
√超级渣!
√剧情狗血

叶修梦见了苏沐秋。

时隔许多年。他看见年少的两个人笑闹着窝在网吧打荣耀,旁边白白净净的小姑娘坐在一边写作业,笑的很乖。

他曾经每时每刻都拿出来怀念的少年,梦里却越来越模糊。

他听见少年带着笑喊他。

“阿修。”

醒过来之后,他拿起手机,找到那个熟悉的头像,一点没有犹豫的打字。

“分手吧。”

看着消息已发送,叶修将手机丢到一边,揉了把有些潮湿的枕头倒头又睡过去。

半睡半醒之间听到手机响了一声。

叶修迷迷糊糊地想,手残什么时候打字也这么慢了。

中午被饭菜的香味引诱者醒来,叶修打开卧室门,果不其然看见厨房里忙碌的男人。

单看背影便觉得赏心悦目。

不大的房间里香气四溢,芝兰玉树的男人转过身来朝着他笑。

一如既往的温和里带了宠溺。看得叶修甚至以为昨晚的分手短讯也不过是长夜漫漫里的一场梦。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不是。

喻文州看着眼前睡眼惺忪的男人,难受了一晚上的心尖儿依旧在发颤。

“叶修,”他朝那人笑了声,“我煮了饭,等会儿记得吃,烟还是少抽点,不要总是熬夜。钥匙我放在柜子里了。我先走啦。”

说罢拉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客厅的行李箱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门。

站在门外,喻文州用尽全身力气才维持了往常一样的脸色。他不确定再看一眼满脸写着无所谓的人,是不是还㴰保持平静。

不过倒也应该没有遗憾了。

他曾经带着蓝雨打败过这个荣耀教科书拿到总冠军;也曾经和这个人站在同一个战场上并肩作战,站在同一个高度上接过来自世界的喝彩;他也曾经和他一起走过十年荣耀。

甚至这个人,在他的生活里真真切切的居住了两年的时光。

足够了。

喻文州轻阖了下眼,终于转头离开,再不回头。

门关上的刹那,叶修清楚的看见他的身体颤抖了下。随即门被关上,目光所及再也没有那个身影。

想起来什么似的,叶修转身拿了手机,最顶上的头像旁边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条消息。

打开来看也只有轻轻巧巧的一个字,“好。”

喻文州的风格。

他懂他的意思。所以不问,避开了两个人的难堪。

叶修咬着嘴里的饭菜,心里清楚地明白,这次之后,再也不会有人等他了。

十年,这个人,他终于摆脱他了。

心口发闷似的一点点疼起来。

他一点都不想明白。

喝掉最后一口粥,看着窗口透进来的灼热的阳光,叶修放弃了出门走走的想法,安静的做一个吃饱喝足打游戏的死肥宅。

当年世邀赛结束后,叶修留在了联盟,每天处理一些杂七杂八的公务。到底是和荣耀相关,对于叶修来说这份工作倒也不赖。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位置,叶修也是看准了这活儿空闲时间多得很才接了。

今天也是不用工作的一天,叶修揉了把肉肉的肚子打了个饱嗝儿,默默吐槽了一句:

喻文州别是想把我喂胖以报当年夺冠之仇吧!

一说当年,又想当年。

第十赛季的时候发生了好多事。

叶修终于又回到联盟,带着他的名字,带着一支看起来良莠不齐羽翼未丰的队伍。

他想起来兴欣全队在网游里“集训”的那一次,

经历过最后一道关卡的队伍终于打磨成型,璞玉终于越发光彩夺目。

也是事后被黄少天知道了兴欣当初“搅屎棍”一样存在的目的念叨了一整天才明白,哪里有什么凑巧。分明是喻文州。

他们两个人的心有灵犀。

叶修借了苏沐橙的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听见电话那边的人浅浅的笑,脑子里便也都是那人眉眼弯弯的模样。

他说,“文州这么善解人意啊。”

“是啊,我喜欢你嘛。”

“这么喜欢我,这赛季的冠军也送给我好了啊。”

“呵呵,前辈,冠军是蓝雨的。”

叶修刚笑了个气音,就听见对面补了一句,“不过蓝雨的队长倒是可以送给你。”

“送我干嘛?让联盟第一心脏给我上课吗?”

“张副队和肖队听见前辈这么说可能会想找我谈谈。”

叶修听了笑的要背过气。














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嘴角噙着笑意。

空气里仿佛都还是喻文州在时的味道。被熟悉的气息包围,叶修自暴自弃的倒在床上。

由于还没退役,喻文州并不常住在这里,可是他在家里留下的痕迹依然满满侵占了叶修的脑海。

客厅桌子上有一个君莫笑和索克萨尔;柜子里放着一个打地鼠的玩具;书房里有几个喻文州的笔记本,上面除了战术分析就是满满的一叶之秋和君莫笑;洗手间里有喻文州喜欢的柠檬味道的洗手液……

他不想再想他,可是哪里都是他。

见山是你,见水是你,见什么都是你,梦里依然是你。

叶修索性不再挣扎,深陷在被子里放任自己肆无忌惮的在心里描绘那人的眉眼,过往的回忆没了主人的阻挠走马灯般的一遍遍回荡在脑海,从头到脚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同一个人的名字。

喻文州。

他看着头顶的灯光氤氲下来绘成一张带笑的脸,终于沉沉睡去。

——————————
啊我把原来的删了重新写的,这章和之前两章差不多少部分有改动。
其实这个脑洞本来把我虐哭了的,但是写了一点之后后面的无从下笔,叶喻本来就不应该是这样的,ooc极度严重,我觉得我要是按照原来思路写完了大概喻文州在我心里的形象也不是原来那样了。
我喻本身就是一个冷静到冷酷的人,我相信他在处理感情和工作这件事上可以很明确的分清楚,他对叶修的感情也会是像对荣耀一样,绝不会轻易放弃!
所以就把后面的改成了喻苏苏撩叶不羞的故事。
本来心脏谈恋爱就要是这样的嘛!要不就甜到齁要不就高手过招!
一个潜移默化直球喻一个见招拆招也拆不完甚至还掉坑里的叶

还是更新慢不过我尽量快一点QAQ

【叶喻】浪费☆写在前面


就第一次在这里写格式什么的不大懂
循环好多次来的脑洞

大概预警就是
✔第一次写文笔极差
✔超级无敌巨无霸ooc
✔剧情极度狗血
✔应该有点点虐……
✔更新大概会很慢
✔别的我暂时想不起来以后再补充!

有其他问题求你们提醒我!!

最后我是真·喻粉我超爱他的QAQ

占tag见谅www

早上起来打开订阅all喻那里一堆数字还以为更新了结果点进来发现是这么糟心一件事。
我心里文州州一直都是朗月风轻温润如玉的一个人。我尊重你们的创作,因为我知道每一篇认真写出来的文章都是自己的心血。
我也相信你们创作以喻文州为中心是因为喜欢他,而且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喻文州,谁的都不一样。
但是我不敢相信你们写出来的喻文州,可以经历路人,人兽等等等等羞辱性的东西。
这里的喻文州确实不是真实存在的一个人。但是我们这么多人之所以在这里看,画和写一个纸片人的故事,是因为这个名字对于我们来说都有不一样的意义。
你可以不喜欢他讨厌他,但是请出门左转右转随便怎么转,不要打扰我们圈地自萌好吗?
我只是个小透明,对我来说每一位产粮的小可爱都是太太都是天使,我不想评判什么,但是至少希望你们能懂什么叫尊重。
最近这件事闹的沸沸扬扬,所有喻粉肯定都不想看到是这样,你们有喜欢这些的粉丝护主,喻文州也有心疼的小姑娘保护,所以整个tag里面全都是互撕说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就认真说你们自己都没觉得自己写的过分吗?设身处地想一想自己在那种处境下你会怎么样?换位思考懂不懂?
拿什么纸片人做借口,我相信你们能在这里耗费心力写作也是因为喜欢文州州,所以这种事对和错都没有意义,大家自己心里都明白。
不过是一口气?解决这件事很简单啊,为什么一定要用偏激的方式来对待这个圈子对待文州州。
写的文都很成熟了做人成熟一点可以吗?

(我也不知道自己bb了一堆啥)
最后想说,如果你喜欢他,请你尊重他。

就!很想写关于全职关于我喻的脑洞可是总觉得我的文笔表达不出来那么好的人(つд⊂)躺

索克萨尔!!
(空间的图侵删!)